"搬运" "截取片段"类短视频侵权!逾70家影视公司就短视频侵权发布声明,短视频领域版权问题如何解决?

2021-04-23


在这个五花八门的网络世界里


你可能


躲过了王者


躲过了吃鸡


躲过了瓜娃子


也躲过了野男人


唯独没有躲过抖音这个巨坑!


说好的临睡前


抖音一下助睡眠


结果一不小心


就抖到了凌晨三点



刷抖音除了耗电快


还带来手指关节疼痛


以及半夜总是笑出猪叫声


等一系列病症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最新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9.27亿,而其中短视频用户数就高达8.73亿。在巨大热度的背后,短视频领域却正在成为互联网知识产权侵权的最新高发地带。


4月9日,逾70家影视传媒单位及企业发布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表示将对目前网络上出现的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切实提升版权保护意识。据了解,本次联合声明发起单位包括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咪咕视频等。


(联合声明截图)


该声明一经发出,便在视频搬运、剪辑二创、影视解说圈掀起轩然大波。以此为业的各平台视频博主、up主们都慌了,还有网友戏称,若是之后严格执行该声明的内容,那b站已经可以关了。


(网友微博评论截图)


当然,这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草率的解决,今天我们就详细聊聊关于短视频侵权的那些事儿。



一、 短视频侵权问题的现状与困境


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仅2019年至2020年10月间,就累计监测疑似侵权链接1602.69万条,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92.9%。


短视频侵权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领域:


1)热门影视综艺作品成为侵权重灾区。从短视频侵权量排名前10的作品来看,口碑较好的经典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短视频侵权量达到26.93万条。


(抖音截图)


2)抄袭原创短视频作品。不少原创短视频作者发现,其他博主的视频与自己原创短视频的创意、文案、剧情、场景等元素高度雷同,前去维权却有可能被“倒打一耙”,反被诬陷抄袭,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这里提醒各位原创作者,在创作过程中及产出产品后,建议使用第三方存证确权工具【存证云】(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免费试用),证明原创与创作时间,保证自身的著作权不被侵犯,避免作品归属权纠纷。


3)“搬运视频”的同时贩卖教程获利。有些博主在自己搬用视频的同时,还打着“自媒体运营教学”“搬运视频月入轻松过万”等噱头吸引观众,在视频中传授“抽帧”“放大”“添加背景图”等规避平台审查的技巧,以此牟利。


(抖音截图)


短视频侵权作品如今“风生水起”,然而被侵权者的维权之路却“道阻且长”。短视频因其自身形式的特殊性,导致目前短视频侵权整治还面临着三大难:侵权界定难、事后追责难、划定平台责任难,种种因素导致了短视频侵权问题迟迟得不到规范化治理。


短视频产业现阶段还处于粗放发展阶段,尚没有完整有效的法律规范来对这个领域进行规制。而现阶段屡见不鲜的短视频侵权问题也为短视频领域对于创作权的保护敲响警钟。


二、 短视频侵权法律问题探究


近两年,涉及短视频的争议非常多,传统视频播放网站和广播新媒体网站和短视频播放网站等围绕短视频的版权问题进行厮杀。争议多围绕独立的短视频是否符合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构成作品或者录像制品?针对截取的长视频片段,是否构成合理使用?


如果能够达到独立完成并兼具创造性的标准就没有理由反对它的作品属性问题;如果独创性不够高,以录像制品进行邻接权的保护,也都没有任何法律障碍。同理构成独立的作品,根据其创作方法可以分为汇编作品和演绎作品。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的抖音诉百度伙拍小视频一案中,法院认定了短视频是否构成类电作品的认定规则:

①视频的长短与创作性的判定没有必然联系;

②在给定主题和素材的情形下,其创作空间受到一定的限制,体现出创作性难度较高;

③短视频带给观众的精神享受可以作为短视频具有创作性的考虑因素。


合理使用需要符合法律规定,我国立法中对合理使用是采用封闭式规定。目前,《著作权法》第22条规定了12种情形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6条规定了8种情形关于合理使用的规定。因此,要实现著作权法规定的合理使用非常困难。在爱奇艺诉华数《花千骨》一案和爱奇艺诉B站《大汉情缘》一案中,法院均认为,不论视频内容是截取涉案视频的连续片段还是多个碎片式片段,均不构成合理使用。


在典型的短视频维权案件中,主要涉及短视频侵权中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即是否存在伪装自媒体账号的事实。如何认定行业乱象下在线短视频播放的侵权责任问题及算法推荐机制下平台的注意义务?


1、短视频网站抓取他人作品的法律责任


利用爬虫技术抓取短视频内容是短视频网站获取作品的主要方式之一,爬虫技术爬取过程需要突破两重障碍:第一是访问被抓取网站的robots协议;第二是个别网站针对视频等内容设置了专门的技术保护措施。Robots协议是一个互联网的道德规范,用于告诉蜘蛛程序哪些可以抓取,哪些不能抓取。但是这种协议并不是强制性的,也就是说,即使网站设置了该协议,一些搜索引擎或者爬虫程序依然可以不遵守。正常的流程应该是:蜘蛛程序先检查站点根目录下的Robots文件,根据该协议访问指定的内容。


例如搜狐视频的Robots.txt文件:

http://tv.sohu.com/robots.txt

User-agent:*

Disallow:/swf/ --禁止抓取swf文件

Allow:/*


禁止抓取swf文件这样设置应该是禁止抓取站内的视频文件,视频网站都不允许其他网站读取其视频文件。非强制性的Robots协议对爬虫没有任何阻力,因此,针对具体的视频内容,传播网站通常还会采取特殊的技术保护措施,在腾讯诉电视猫一案中,原告也举证了针对具体视频内容采取了专门的技术保护措施。


《著作权法》第48条规定:“有下列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民事责任(六)未经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权利人为其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采取的保护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技术措施的,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该条款专门把破坏技术措施的行为认定为著作权的特殊侵权事项加以规定。


2、自媒体账号上传内容的平台责任


1.平台上传短视频构成直接侵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平台利用爬虫技术将他人短视频内容搬运至自己平台,存储到自己的服务器上并在自己的平台上直接向用户推送的行为,使相应作品被置于信息网络中,属于提供作品行为,构成对该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直接侵犯。


2.平台制作、上传或参与制作、上传

实践中,一些平台通过与专业机构等第三方合作的方式共同制作、上传短视频内容以获取利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平台与相应第三方构成共同侵权。


3.平台伪装自媒体上传

一些网站为了利用避风港原则逃避责任,往往伪装成自媒体上传侵权短视频,此种情况下,短视频平台是侵权行为的直接实施者、侵权内容的提供者,并非网络服务提供者,其行为构成直接侵权。同时,由于其主观恶意明显,构成恶意侵权,应当根据北京市高院发布的《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规定的恶意侵权确定赔偿数额。


4.自媒体上传的,平台可能构成帮助侵权或者引诱侵权

在侵权短视频内容由用户上传的场合,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平台,在“明知”“应知”用户侵权而依然为其提供网络服务的情况下,将构成帮助侵权。


如果涉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也可以适用《网络著作权司法解释》第七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未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或者提供技术帮助等支持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帮助侵权行为”。


此外,一些短视频平台通过算法推荐等方式,对自媒体上传的内容进行分析整理打标签,再根据用户浏览记录、观看需求向用户主动推荐相关内容,此时,平台按照一定规则对相应内容进行了整理并向用户做了推荐,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的“明知”“应知”的情形。


网络服务提供商引诱侵权是指网络服务提供商故意或有意诱导或协助直接侵权行为人侵犯他人的著作权,而直接行为人也确实因此而侵犯了他人的著作权。此时,引诱人与直接侵权人应承担共同侵权的民事责任。短视频平台鼓励直接侵权人实施短视频上传行为的可以构成引诱侵权。


三、规制短视频版权侵权的建议


在国家版权局“剑网2018”行动中,短视频治理已经被列为重点工作之一。总结短视频侵权治理的两个核心点:一是滥用了通知删除规则;二是大量伪造了自媒体用户。针对这两个核心点,规制建议如下。


1、重新定义“通知—删除”规则

事实证明,通过一次次具体的侵权删除通知已经无法真正消除侵权视频反复出现的问题。因此,应该重新定义通知—删除规则,只要权利人提供了侵权文件MD5值以及侵权内容的中文名称、拼音、英文名称,即为有效通知,被投诉方应当按照投诉要求定位侵权文件并将其从服务器中进行删除,而非仅仅删除链接。


2、全面提高短视频平台的注意义务

注意义务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谨慎、善意履行义务,避免平台上的短视频内容侵犯他人的著作权。[3]作为专业的提供短视频传播的网站,在重复侵权事实明显的情况下,其应当负担更好的注意义务,及时采取技术手段排查,而不是仅被动地删除侵权链接主张免责。应当提高短视频网站的注意义务,比如赋予其事前审查义务,针对视频内容采取限制时长或关键词屏蔽等更严厉的审核措施等,谨慎适用避风港原则。


3、全面落实视频上传用户提供实名注册制度

对于短视频伪装自媒体账号难以证明其引诱、帮助自媒体账号上传的行为,应当严格落实网信办出台的《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对上传用户进行全名的实名制注册、建立信息等级管理体系,并对同一主体在同一平台注册公众账号的合理数量设定上限。同时,有必要建立非司法机关介入下获取侵权人实名信息的渠道,如当权利人提供了侵权公证文件并委托律师提供律师函的情况下,短视频传播平台可以在三个工作日内及时提供侵权用户的真实注册信息:姓名、手机号、有效联系地址等。对于不能提供实名注册信息的平台应当承担直接上传的侵权责任。对真正的自媒体用户上传的,权利人可以及时定位相应行为人,通过追责等方式从源头上打击盗版行为。


在碎片化偏好成为欣赏主流的当今,视频行业以“短”为长,利益颇丰。短视频制作截取的他人作品多为投资较大的视听作品,“片段之短”也未必能推出“损害之微”。短视频由此触动了利益格局,也因而影响法律标准。从长远看,短视频内容的大繁荣,从生产到变现,只有引导企业规范版权授权和传播规则,依赖良性发展的商业模式,才能构建短视频发展的良好版权秩序,使短视频行业得以持续发展。


部分文字来源: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 马晓明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