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了!这样的“表情包”不能发

2021-02-21




⊙ 本文长约1900字,阅读需时5分钟 

人在江湖飘

全靠表情包

你发一个葛优躺,

我回一个苏大强

P个图,换个脸

这些加工形成的表情包

到底能不能使用?

聊天斗图需承担法律风险吗?

《民法典》明确

表情包斗图也可能会侵权!


制作肖像表情包或侵犯肖像权


春节斗图大赛即将谢幕,可这开工斗图大赛又将启动。这年头,没几套华丽丽的表情包怎么好意思混迹朋友圈、家族/企业群、红包群?社交软件如今已经深入到人们的生活中,而社交软件中的表情包也成为“聊天必备”。

电视剧《都挺好》播出后热议不断,不久后便有网友拿着倪大红的镜头来做表情包。那么像这样,以影视、综艺、新闻或其他视频中的明星形象作为基础,进行”二次创作“的表情包,算不算侵犯他人肖像权呢?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解释,用明星肖像制作表情包,当然算作侵犯他人肖像权。如果对方不追究,是没有问题的;但对方要是追究,则算侵犯肖像权。若是再利用这些表情包出售盈利,更算是侵犯肖像权。


杨立新:比如我的学生给我做表情包,挺好玩的,我觉得可以,就不算侵权。如果我不同意,那就是构成侵权行为。尤其是你要再拿出去卖,更是侵权了。

AI“换脸”或侵犯人格权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一些科技和软件不断兴起,如视频换脸技术,就是一种新的技术,其门槛不断降低,普通人也能制作换脸视频。只要鼠标轻轻一点,就能将普通头像换成其他明星的头像,甚至可以制作成动画模式,几乎看不出任何痕迹。

因此,一些公众人物或知名人物的肖像经常会被某些网站拿来恶意使用。这项技术经常被用于恶搞视频,或从事其他营利活动,其不良效应也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担忧,如果放任自流,则很可能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危害社会公共安全。


譬如去年,江西赣州黄女士在网上被假靳东欺骗感情的事件就引发了广泛关注。


利用明星肖像制造“假明星”账号的不法行为时有发生,这样的虚假账号是否构成侵权呢?

《民法典》这样说

《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九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


这条规定也对爆红一时的AI“换脸”技术画了一条红线。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理事石佳友:你输入真实的人脸信息,平台保存后进行处理、合成。平台会把你的肖像移植到其他的、完全控制不了的场所里去,比如一些荒诞的剧里,甚至是移植到一些色情的视频里去,对于人格权是巨大的侵害。

声音权亦受法律保护


此次《民法典》首次提出了对声音权的保护,规定对自然人声音的保护,参照适用肖像权保护的有关规定。


依据《民法典》的规定,声音权属于一种独立的新型人格权。那么,许多模仿声音的达人们还能继续愉快地模仿吗?

特定的声音具有经济价值的属性,尤其是名人或者具有特定场景应用特点的声音,一旦其声音、单词、片段被剪辑、重组,运用到其他软件中,就可能给声音主体的人身权益、财产权益造成损害,可能同时侵害了声音权益的制作、公开、使用或许可使用权。


杨立新表示,就算两个人声音很像,在声纹鉴定面前都是不一样的。


①声音跟相貌一样,都是人格特征;


②声音有经济价值,个人特征运用到市场经济中,会产生经济利益。



通过模仿他人的声音,来进行表演、搞笑,这些是合法的。但如果把模仿他人声音,应用在经营领域,这就属于严重侵权。

杨立新:经过他人同意后,模仿他人唱歌、搞笑都是可以的。但是,一旦把这种行为投入到经营领域,去卖票赚钱,这就是严重的侵权行为。

如何优雅使用表情包


讲了这么多,我们到底该如何优(an)雅(quan)地使用表情包呢?

不诋毁、不伤害原型人物 …

除了法律意义上的合理使用,还包含不诋毁、不伤害原作、原型人物的使用。一些明星、公众人物并不会介意大家善意地使用自己的表情包。另外,已经成为公共资源的素材大家也可以放心使用,比如经过演绎的暴走漫画系列等。

避免商业使用 …

任何带有盈利目的使用,包括自媒体稿件等。如果需要商业使用,必须获取权利人的许可,必要时咨询法律人士。
另外,一旦发现自己的肖像或者原创设计未经许可就被他人投入商用,一定要及时利用“存证云”这样的第三方存证平台进行证据留存。(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载)当后续需要诉诸法律渠道时,能够轻松快捷直接拿出证据!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如果你和你的好朋友都不介意,何不自制表情包呢?既保留个性,又不会”撞包“~



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言论自由也并非没有边界,莫让表情包成为“侵权包”。只有权利人合法权利得到保护,各方主体利益得到平衡,才能更好地鼓励高质量表情包的创作与传播,推进表情包商业市场高效有序发展,满足公众多元化表达需求。


来源 | 央视新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