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曾就职于上海一家网络公司,2019年底,李某向公司提出离职,并将工作手机交还给公司。谁知过了不久,公司以李某曾经”飞单”为由,向劳动仲裁部门提起仲裁,要求李某赔偿飞单造成的公司损失14万元。谁知过了不久,公司以李某曾经”飞单”为由,向劳动仲裁部门提起仲裁,要求李某赔偿飞单造成的公司损失14万元。


公司认为离职员工存在飞单行为,交的证据是从员工的工作手机中导出的通话录音文件。劳动仲裁部门根据该通话录音,认定李某存在“飞单”行为,裁定他赔偿公司14万余元。李某对该判决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公司截取的录音内容并没有给公司带来任何商业利益损失,而公司远程监听自己的电话严重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公司则辩称该手机是公司发放给员工用于工作的,公司有权取得通话信息,所以也不存在侵犯隐私权。

*“飞单“一般是指销售公司的业务员拿到订单后将订单交给别的公司。


分析


录音证据被合法采信的条件

#

合理场所:在录音取得过程中必须是在合理的场所进行的,切不可采取窃听的方式,窥探他人的隐私,侵犯他人隐私权,由此取得的录音资料会因为手段违法而被排除。

#

真实表达:对方的言论必须是当时真实意思的表达,没有受到任何的胁迫与威胁。

#

真实准确:录音资料的内容需要具备真实性、连贯性,不可进行剪辑,需要原始状态呈现,谈话内容音质需要清晰,且对于待证实案件部分有准确、完整的描述。

#

有其他证据佐证




结论


工作手机的通话内容亦属于个人隐私,用人单位不得侵害。


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


公司的确拥有工作手机的所有权,但是劳动者利用该工作手机,在工作、生活、人际交往中形成的通话,亦属于个人隐私,未经本人许可,不得被他人非法侵扰、知悉、收集、利用和公开。

虽然员工需要服从公司的管理,但是劳动合同不是“卖身契”,用人单位必须在合法、合理的范围内对劳动者进行管理和监督,在行使管理权时,应当更多地尽到审慎义务,最大限度地保护劳动者的隐私权。




建议

#

取得方式要合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规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例如私自在他人住宅暗装窃听设备窃听的录音一般会因被认定侵犯公民的住宅权而无效。

#

必须反映被录音人的真实意思表示

录音内容必须反映被录音者不是在被逼、被胁迫的情况下录音的,在录音时应注意言行,谈话时态度、语气一定要和善。如果被认定为有胁迫,录音证据将无法使用。

#

保留录音原始载体

提交的录音最好有原始载体。比如,如果是用手机录制的录音,最好提供该手机,并且播放手机中的录音文件。即使出于备份考虑,原手机中的原始文件也不能删除,需要作为原件以备用于质证和司法鉴定使用。如果已经将手机中的录音文件拷贝到其他载体上,比如光盘、U盘等,采用直接文件拷贝的方法,不要改变录音的格式等内容。

#

录音应当完整

且未作技术处理

录音证据应当未被剪接、剪辑或者伪造,前后连接紧密,内容未被篡改,具有客观真实性和连贯性。无论录音时间有多长,内容有多繁杂,都不要自行剪辑,保留录音的原始面貌。

#

第三方存证工具

进行证据固定

对于重要的录音证据,为了防止原始载体损坏或录音丢失,同时保证证据的法律效力,可以使用第三方存证工具存证云进行证据固定保全,让存证云提供的标准存证环境为你扫清存证路上的绊脚石。


END